Reeder 4 初体验

今天一早上就看到消息说 Reeder 4 终于正式发布了。作为一个在 App 领域啥便宜都捡的人,Reeder 3 免费时我第一时间就从 App Store 下载了 iOS 和 macOS 两个版本。然后为了试着玩,就尝试加了 RSS 源,然后为了多设备之间同步开始使用 Feedly 和 Inoreader……慢慢地自己订阅的源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觉得 RSS 这种伟大发明不应该如此死去。

入 iOS 坑以来,在各类媒体的推(忽)荐(悠)之下,买过的 App 也不少(当然和大佬比更不算多)。不过只有 iA Writer 和 Reeder 感觉每天都能用上,非常值的。(iA 的 mac 版 200 块,还是有点贵)所以也果断入了 Reeder 4 当补票,也想看看拖了这么久的新版本有些啥功能。

阅读全文 →

为什么舆论在变得极端化?

最初发布于微博,因此语言比较仓促。

微博上乃至中文互联网上的舆论出了什么问题?一个可以看到的趋势是言论的极端化。几年前大家都会说「大部分的人还是好的」「尽管物业不好,业主还是好的」「不要一棒子打死所有人」类似的话,至少也算个政治正确。现在呢?「把 xxx 全杀光」「雪崩了每片雪花都有责任」大行其道,仿佛越极端、越简单的口号有越多的拥趸。反潮流成为了潮流?

往大了说,「常识」(Common Sense)取代了习惯的观念。持有最原始最简单的结论最不需要心理压力,也最不用额外思考。承认吧,「因为 A 不好,所以 A 所在的群里 As 肯定也都不好」这样的逻辑对大多数人是有本能吸引力的。只不过,若干年重复的教育告知我们,这种逻辑不正确。我们相信的其实是老师、媒体、父母所代表的那个权威,而不是理性本身。

阅读全文 →

对 Evernote 的爱与恨

大象永不忘记,但大象会老去。

坦白说,我非一个 Evernote 资深用户,远比不得笔记本里存了数千条笔记的「老象友」或者英文论坛上「My life is in Evernote」的铁杆粉丝。自己应当是从 2014 年开始才在 Evernote 里面放信息的,而要到后来才知道其实自己的账号是印象笔记。一直以来,我使用这个软件的频率都不高,想起来在里面放点读书笔记或者电脑、编程小技巧。成为 Lumia 用户后,我注意到了 OneNote,并试图用它做过一段时间的笔记——很遗憾,我也没有坚持下来。一方面自己懒,没那么多笔记可以做;另一方面,OneNote 过分自由的设计在整理强迫症眼中非但不是优点,还是额外的心智负担。

我是从今年 2 月的云上贵州事件开始重新关注 Evernote 的。由于过高估计了麻烦程度,没有注册一个它区账号的打算,于是准备从高度依赖的备忘录迁移到 Evernote。(那时才发觉自己账号是印象笔记,真是讽刺)在去年实习期间我也短暂用过大象,后来没习惯,换成了自带备忘录。因为实在忍不住要体验一把 Bear,所以还是注册了个其他区的 Apple ID,重新用上了全套 iCloud 服务。后来我在网上看到有不少人说 Evernote 的优点既不在笔记又不在整理,而是收集。那时的我尚不能完全体会一个笔记软件的收集属于什么优势,所以我拿起 Evernote 浏览器插件,剪藏了一大堆网页——好了,跟很多人一样,到这一步,笔记本成了垃圾箱。

阅读全文 →

新博客已到站

在 2018 年双十一的前一天,由于某 VPS 服务商打折促销,自己换了台新的配置比原来的稍好些的服务器。又因厌倦于 PHP 和 WordPress,终于把博客系统换成了 Jekyll,此之谓人总是会活成自己当初最讨厌的样子,或者说……真香警告。不妨一说,大一的时候我就萌生过此类「静态博客生成器」的想法:能不能写一个脚本,把文章转换成需要的 HTML 格式,然后放到目录里?可惜当时的我并不会什么脚本语言,不然以当时的执行力可能还真能重新发明一个 Jekyll。

阅读全文 →

效率软件杂谈

说起来自己几年来用过的效率类 App 也不少了,尽管自己很难坚持,不过倒是有个喜欢折腾的习惯,从早年的 Linux 到现在的效率软件。正好好久没更新博客了,就随便对它们说说自己的看法。

效率类 App 的外延很大,从代码管理到任务规划,只要是能够提高工作、学习效率的软件,都可以划入效率这类范畴。不过,我们日常看到的多数效率软件无非都是写作、协作和日历事项。我想一方面是因为它们的开发门槛较低,不需要什么额外的领域知识(想想前端框架都用 TODO-List 做 Demo,搞个能用的并不麻烦);另外一方面,大众用户都需要这类软件,除了我等喜欢倒腾比较它们的爱好者之外,还有大量的用户此前从未接触过(仅因为一些偶然发现的小功能就感叹生活质量提高了),他们也完全是潜在市场。当然,用过一些雕琢不够细致的作品也会发现,要把它们做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阅读全文 →

Siri Shortcut 初体验

Siri Shortcuts 始于之前的 Workflow。实话说,自己当时对 Workflow 的印象属于鸡肋,由于 iOS 系统的限制,很多功能做不到,也需要在 Widget 去启动。相比 JSBox 的直接明了,功能确实差了不少。而自己却连要用 JSBox 做什么都没想明白,更勿谈 Workflow 了。因此,尽管苹果收购了 Workflow,我也没有对这个应用抱有太多注意力——手机上能做到的所谓效率和自动化实在太有限了,在这上面刻意追求有些错了方向。同样的,还有 IFTTT 这样的应用,不过它的着重点和 Workflow 似乎不太一样,有许多 Applet 是完全不依赖本机的。(比如每个 Google Voice 用户都会尝试的保活 Applet)

今年的 WWDC 推出了 iOS 12,其中将原来的 Workflow 和 Siri 整合到了一起,作为一个新的系统功能叫做 Siri Shortcuts。当然,还是需要额外安装。我一直觉得,Siri 是个有些无用的东西。(当然了,所有的语音助手在这一点上都没什么根本区别,而 Siri 的语音合成还明显不如微软的 Cortana)今年 Google 在开发者大会上用语音助手自动点餐的 Demo 震撼了许多人。而苹果终于选择放下曾经的固执,朝着另一个方向,在 Siri 有根本性的突破之前,走一走 Amazon Echo 的路子,让用户自己定义自己的语音助手。

阅读全文 →

高考小记

不知不觉,已是高考结束的第四年了。当初一起参加高考的同学一个个都开始分享自己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照。有些还认得出,有些已经换了个样子。大概知识的冲刷都让大家变得有了内涵。不过我们几个男生,不管讲究的还是不讲究的,从照片看上去还是一个样。倒也只能安慰自己,男性往往成熟得更晚一些。大二的时候还会看到有同学自信地穿着不合身的西装,似乎现在都意识到了,暗示自己是学生会干部,也不过是在朋友圈里多拿几个赞而已。

阅读全文 →

说说隐私

隐私很重要。每个人都知道。可什么才算隐私呢?小时候和同学课上传的小纸条、学期结束给老师的评语、自己拍摄的照片……给定一个事物,我们往往能对它属不属于隐私作出判断。但是对于「哪些是我们的隐私」,我们好像并不如「我家里都有哪些人」清楚。

阅读全文 →

记2017年开源年会

说起来开源年会过去都已经两周了。写参加某项活动的经历似乎像是小学生写作文,不过还是有必要的,毕竟这也算一个自己一直以来向往的事情。每个人对于「开源」的认知都是不同的,这类活动也是,各取所需。说白了,也可以用这种观点来看待上课。现在的课程,一类已会,一类不会,到头来还是没什么长进。

会议的流程和其他技术会议类似,签到入场后门口一排赞助商在为自己的产品打广告。场内演讲的时间很紧凑。有些内容感兴趣,有些内容又有点鸡肋。噢,有送可乐的,很实在。

阅读全文 →

我为什么讨厌狼人杀?

昨天早上在知乎上看见有朋友分享这个「你为什么讨厌狼人杀」的问题。点进去之后我非常惊讶——居然在政治、社会话题之外还有这样的让我感觉「解气」的问答。说大家是落井下石也好,不会玩也好,总之无法否认,这个风靡街头巷尾的游戏,是像任何一个明星一样,有不少人对此反感的。

我记得我最开始接触这个游戏的时候还是在初中。那时对杀人游戏和狼人傻傻分不清,印象里反正是那些认识很多朋友的外向同学出去玩的标配。玩得不多,「天黑请闭眼」还是记得住的。一直到刚上大学那会,每次玩这个游戏似乎大家都傻乎乎的,如果是陌生人那就随便票,如果是认识的一起玩,当然就是把大家最爱开玩笑的对象投死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