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M1上打包一个Electron项目

Typora开始收费了。作为五年前就开始使用这款软件的用户,感觉非常奇妙,就像一个大家都期待它发生但又觉得它不会发生的事情最后真的发生了。当然,三年前就没有用它了。因为我,真的,不喜欢,Electron.

此后,我偶然在评论区看到Marktext这个软件。点开主页看,跟Typora有几分相似,下载下来后方才发现,可执行文件是x86_64的,需要Rosetta 2才能在M1上运行。好在是自由软件,Apple Silicon上的Electron也很成熟了,我们可以自己动手。

不过,肯定有坑。

iPad Pro 2020

我还是入手了2020款iPad Pro.

经过了长期内心的斗争,我本以为自己会改变消费策略,把目光转向电脑。早在去年国庆前,我就想入手iPad Pro,因为各种原因,我坚持了下来,没有下单。新iPad Pro的「加量不加价」让我再次鼓起勇气选择下单。

「iPad Pro虽然的确没什么用,但总是一个让人心动的产品。」我相信不只我这么想。要打一个比方的话:iPad Pro就像一颗好糖,总不能靠糖填饱肚子,但若作为零食,便是上佳之选。一直以来,我都对用平板替代桌面电脑这件事感到疑惑,因为它们在交互模式上都有根本的不同——不断抬手操纵竖着的显示器并不好受,而双手拿起平板玩这件事又如此直观便捷。当然,要做成一个割裂的二合一产品,或许可行,不过有较大可能弄出个「四不像」,比如想做平板的Surface,和想变成笔记本的iPad。

毕业一周年记

去年的今晚,是睡在大学宿舍的最后一个晚上。同样是上海6月的天气,湿得走两步路,短袖就恨不得能拧出水来。早上是毕业典礼,嬉笑怒骂的我们当时大概只记得录下延毕同学上台的视频,剩下的只剩最后唱的那首《起风了》。噢,说到这首歌,我对吴青峰了解不多,但因为两首歌,我果断判定,这个人不值得黑。

中午的雷阵雨突如其来,雷声大到我需要戴着耳塞在宿舍楼的家长中穿行。看着匆忙中,一些四年都没说过几句话的同学就这么离开,我想的却是他们会不会记得我的名字。下午去唱歌。说起来大学五年都没唱过几回,当年入学前刷新生指南最关心的可是——四平路附近哪里有K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