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小玩意们

iPad Pro 2020

我还是入手了2020款iPad Pro.

经过了长期内心的斗争,我本以为自己会改变消费策略,把目光转向电脑。早在去年国庆前,我就想入手iPad Pro,因为各种原因,我坚持了下来,没有下单。新iPad Pro的「加量不加价」让我再次鼓起勇气选择下单。

「iPad Pro虽然的确没什么用,但总是一个让人心动的产品。」我相信不只我这么想。要打一个比方的话:iPad Pro就像一颗好糖,总不能靠糖填饱肚子,但若作为零食,便是上佳之选。一直以来,我都对用平板替代桌面电脑这件事感到疑惑,因为它们在交互模式上都有根本的不同——不断抬手操纵竖着的显示器并不好受,而双手拿起平板玩这件事又如此直观便捷。当然,要做成一个割裂的二合一产品,或许可行,不过有较大可能弄出个「四不像」,比如想做平板的Surface,和想变成笔记本的iPad。

HomePod?

两周以前,我购买了一个苹果的HomePod智能音箱,这是我在购买AirPods第二代的半年后下单的又一个苹果产品。原因很多:一方面是想凑齐所谓的苹果全家桶,但因为国行缺少ECG功能的原因一直没有购买Apple Watch;然后本着「升级不如买新品类」的原则,打算在现有设备坏掉之前暂时不升级(当然更重要的原因只有一个字)。另外的原因,就是看到HomePod那个拿奖的广告短片,以及某品牌在11月让我感到不满的一场发布会。

生活的切面 – 苹果

一般人呢,喜欢在年底或次年初时,记叙一年间的收获经历,还有对来年的期望。大概我就不一样了,去年春天打算写的年度总结,一直烂尾到了 2019 年。所以也是时候记录下两年来的大事小事。有些事因为发生略久远,可能已想不起所以没有提到;有些事呢,则是因为我刻意不想提到。从以前列出的大纲看来,两年来遭遇的事,虽不如初入大学时顺利、积极和简单;但却该是毕业后回忆生涯时,不得不讲述的一个开始。两年来,很多人与事变了,很多也没有变。我依然去了很多次南京,也和几个老朋友走过很多城市,却玩着一样的东西。虽然我可能再也不用去南京了,不过我真切地期望这些美好的记忆,能够随着时间在某天再次降临。

Reeder 4 初体验

今天一早上就看到消息说 Reeder 4 终于正式发布了。作为一个在 App 领域啥便宜都捡的人,Reeder 3 免费时我第一时间就从 App Store 下载了 iOS 和 macOS 两个版本。然后为了试着玩,就尝试加了 RSS 源,然后为了多设备之间同步开始使用 Feedly 和 Inoreader……慢慢地自己订阅的源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觉得 RSS 这种伟大发明不应该如此死去。

入 iOS 坑以来,在各类媒体的推(忽)荐(悠)之下,买过的 App 也不少(当然和大佬比更不算多)。不过只有 iA Writer 和 Reeder 感觉每天都能用上,非常值的。(iA 的 mac 版 200 块,还是有点贵)所以也果断入了 Reeder 4 当补票,也想看看拖了这么久的新版本有些啥功能。

对 Evernote 的爱与恨

大象永不忘记,但大象会老去。

坦白说,我非一个 Evernote 资深用户,远比不得笔记本里存了数千条笔记的「老象友」或者英文论坛上「My life is in Evernote」的铁杆粉丝。自己应当是从 2014 年开始才在 Evernote 里面放信息的,而要到后来才知道其实自己的账号是印象笔记。一直以来,我使用这个软件的频率都不高,想起来在里面放点读书笔记或者电脑、编程小技巧。成为 Lumia 用户后,我注意到了 OneNote,并试图用它做过一段时间的笔记——很遗憾,我也没有坚持下来。一方面自己懒,没那么多笔记可以做;另一方面,OneNote 过分自由的设计在整理强迫症眼中非但不是优点,还是额外的心智负担。

我是从今年 2 月的云上贵州事件开始重新关注 Evernote 的。由于过高估计了麻烦程度,没有注册一个它区账号的打算,于是准备从高度依赖的备忘录迁移到 Evernote。(那时才发觉自己账号是印象笔记,真是讽刺)在去年实习期间我也短暂用过大象,后来没习惯,换成了自带备忘录。因为实在忍不住要体验一把 Bear,所以还是注册了个其他区的 Apple ID,重新用上了全套 iCloud 服务。后来我在网上看到有不少人说 Evernote 的优点既不在笔记又不在整理,而是收集。那时的我尚不能完全体会一个笔记软件的收集属于什么优势,所以我拿起 Evernote 浏览器插件,剪藏了一大堆网页——好了,跟很多人一样,到这一步,笔记本成了垃圾箱。

新博客已到站

在 2018 年双十一的前一天,由于某 VPS 服务商打折促销,自己换了台新的配置比原来的稍好些的服务器。又因厌倦于 PHP 和 WordPress,终于把博客系统换成了 Jekyll,此之谓人总是会活成自己当初最讨厌的样子,或者说……真香警告。不妨一说,大一的时候我就萌生过此类「静态博客生成器」的想法:能不能写一个脚本,把文章转换成需要的 HTML 格式,然后放到目录里?可惜当时的我并不会什么脚本语言,不然以当时的执行力可能还真能重新发明一个 Jekyll。